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痴臭BITCH☆伪娘冒险团】(01)【作者:indainoyakou】
【痴臭BITCH☆伪娘冒险团】(01)【作者:indainoyakou】
字数:651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痴臭BITCH☆伪娘冒险团(1)

  伪娘限定地下城──顾名思义是只有伪娘可以挑战的秘境,总计十层。为了寻求秘境深处的宝物,三名伪娘组成队伍从地下一层开始前进!

              《队伍情报》

  小简:金褐色短翘发的活泼伪娘,可爱,巨乳。

  因为没什么钱只好穿比基尼式皮甲,鸡鸡的地方包得很紧。

  小薰:纯黑色长直发的文静伪娘,漂亮,贫乳。

  刚从游泳比赛回来所以穿学校泳装,鸡鸡和睾丸非常突出。

  小蓝:酒红色卷卷发的内向伪娘,秀气,微乳。

  穿着从酒馆带出来的紫罗兰色薄纱,奶头和鸡鸡若隐若现。

                 §

  在地下一层探索,遭遇落单的半兽人!

  「哎呀真幸运!一下子就遇到自己送上门的经验值!一起上吧!」

  「我会跟在队长后面冲的!」

  「嗯嗯……!」

  小简带领队伍蜂拥而上!

   =============================

  小简战D耐D定E

  小薰战D耐D定EVS半兽人战B耐D定E

  小蓝战D耐D定E

   =============================

  「受死吧!臭怪物!」

  小简率先对半兽人发动攻击,没有半点效果!半兽人的反击一击就把小简打飞出去!小简倒在墙边漏着尿昏厥过去……

  「队长!可恶,打死你!」

  小薰对半兽人发动攻击,依然没有半点效果!反而被半兽人的重击打晕在地!小薰倒在地上漏着尿昏厥过去……

  「噫噫……我不管了!」

  小蓝心生恐惧逃跑了!但是半兽人追了上来,一手掐住小蓝的脖子!小蓝在半空中挣扎无果,垂漏着粪尿昏厥过去……

  接连三战都大获全胜的半兽人亢奋地雄叫,粗壮髒污的深绿色肉棒挺了起来。牠将三条人类败犬排成一列,拆了她们身上的装备,然后抓紧队长小简的大腿,把硬挺的肉棒送往目标屁眼。

  半兽人的阳具未经润滑即蛮横地捅进小简肛门内,紧接着在突破括约肌、深入直肠的瞬间惊醒了还在晕眩的小简。

  「……好痛啊啊!」

  被痛楚唤醒的小简,睁眼所见正是半兽人深绿色的巨躯。体内有股野蛮的力道正在推进,她马上察觉自己输给了半兽人并且正被强奸。

  「等等……呜啊!啊啊!」

  炽热的红流自插着绿棒的肛门边缘流出,由肛门至括约肌的多处擦伤痛得小简频频哀叫,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任凭半兽人尽情抽插。在她咬牙苦撑刚开始没多久,就因为胸口的疼痛再度迸出呻吟。

  半兽人的巨躯向前倾着,绿皮双掌松开了小简那留下抓痕的大腿,转而由其双乳外侧往内掐紧,充满汙垢的尖指甲陷入白白净净的乳球,几乎刮伤了饱满的乳肉。

  「咕吼喔!咕吼喔!咕吼喔!」

  随着后庭深处的粗壮肉棒不断往内捣弄,长满獠牙的嘴巴频频朝小简变形的双乳滴下浓臭带沫的乳白色唾液。薰鼻的腥息加深了被兽根强暴的屈辱,小简身为队长再怎么不甘心,仍然只能眼睁睁看着半兽人继续蹂躏她的小屁眼。但是,正因为半兽人专注於狂操她的小屁眼,她才能活动双手并将目标放在离这儿不远的剑上──

  「要是、要是能搆到剑就好了……咕欸!」

  结果手还没碰到剑,兽掌奋力一挤,深觉胸部就要被挤爆的小简登时痉挛起来。

  「咕呜……!住手……别这样!呃……!咕……!」

  粗糙而坚硬的髒指甲穿破了肌肤表层,使洁白的乳肉渗出点点血滴。小简颤抖不已地哀求半兽人住手,然而兽掌再度紧缩。

  「咕噫噫噫……!」

  ──会被捏爆!胸部要爆掉了!

  重创在即的恐惧感穿越痉挛的肢体传进脑袋内,促使小简本应不会有反应的乳腺迅速作用、本能地喷出母乳!

  黄浊的初乳高高地喷向半兽人的脸,丝毫没有动摇正忙於操屁眼的牠;分泌得越来越多的温臭口水继续洒向小简的乳房,奶水再度喷溅出来。

  「住手……求求你!要破掉了……人家的胸部要破掉了!」

  彷彿嘲弄小简的哀求般,半兽人的身体带着浓臭口水味压得更低,腰际更加灵敏地摆动。

  「咕欸、呜欸欸!」

  深觉后庭再也无法承受蹂躏的小简迸出必死的哀嚎,却阻止不了体内的兽根继续杂乱无章的粗暴捣弄,翻搅得乱七八糟的秽物一波接着一波流经逐渐失去弹力的括约肌,紧接着从兽根撑开的渗血肛门边缘流出。

  噗哩噗哩的水屁声夹杂於兽息中传至小简耳内,随后而至的粪臭更是与浓厚口水味合而为一,使因肛奸而痉挛的小简屈辱加倍。

  暖意倏然乍现──原来那是垂软着的鸡鸡所泄出的尿液。

  随着放尿与水屁越滚越强劲,小简终於丧失了最后的反抗意志。

  「大便……漏出来了……嗯欸……」

  强烈的脱粪失禁袭来,下半身全然失去控制的小简疲倦地瘫软在地,不时因疼痛发出破碎的呻吟。

  此时,小薰被不断磨擦着手臂的粗糙触感唤醒。磨擦感源自处於前后动作中的半兽人,映入眼帘的正是满溢兽臭的绿皮巨躯紧压身旁某人猛干的画面。
  「救命……咕呕!救……救我……」

  从侧面已经完全看不到被半兽人身体挡住的受害者,但是细微的呻吟确实自那块充满臭汗与热气的巨躯内部传来,小薰立即明白被闷在里头奸淫的是小简。
  必须想办法才行──这般想着的小薰把视线从猛晃着腰的半兽人背影移开,在附近发现了一把短剑。

  小薰下定决心来个偷袭。因恐惧而摇晃的双腿好不容易支撑她到半兽人后方,却给一记近距离怒吼吓得慌慌张张地跌落在地。

  「咕吼、咕吼、咕吼喔喔喔喔喔喔──!」

  「呕欸欸……!」

  仰天嚎叫的半兽人终於从小简那被捣得惨不忍睹的后庭射精了,因射精而肿胀的阳具撑起黏呼呼的直肠,有着粗暴形状的龟头顶着乙状结肠口咕噜咕噜地喷出比口水要更浓厚、稠密的精液。小简瘦弱的腹腔因着不断逆流而上的黏稠精液鼓了起来,强烈不适感结合零距离喷出的兽臭,使她在一阵反胃中吐了出来。
  射精完毕的半兽人并未稍事喘息,而是直接将臃肿的肉棒抽出,龟头的冠状部位宛如倒钩般咬住小简的肠子,硬是将之扯出数公分长才重见光明。

 被奸到失禁、喷奶又脱肛的小简一颤一颤地曝露在吓得双腿发软的小薰面前
  ,半兽人挺起巨根逼近身在短剑旁却已丧失战意的小薰。

  「不要……不要过来……」

  「咕吼啊啊啊!」

  「呜噫!」

  被吼一下就吓到漏尿脱粪的小薰抱紧了身体,她所做出的抵抗只被半兽人一拉就整个瓦解。

  「呜……!呜呜……!」

  站也站不稳的小薰下意识用爬的试图逃离,她边爬边拉出稀粪,大腿与泳装贴合处不断漏出粪汁;浓臭的大便不停在泳装内被压断并往下滑落,导致包覆着鸡鸡的突出部位充满了粪便而肿成一大团。

  「呜呃……!」

  丑态尽出仍无法逃离魔掌的小薰,随着突然踹向发臭屁股的一脚狼狈倒地。
  半兽人以利爪将泳装从腹部处割裂并扔开,被自己的粪便沾满整个下体的小薰私处曝晒出来,绿皮肉棒再度昂扬。

  「噫噫……!要、要被半兽人强暴了……!」

  小薰瞪直了双眼看着半兽人扳开她的大腿,却没有抵抗的勇气。兽臭与粪臭飘入鼻腔内把她弄得呼吸困难。双颊迅速涨红的瞬间,紧绷的后庭吞入湿热兽根的痛楚回响於她那羞耻满溢的脑袋。

  「呜!呜啊啊啊……!」

  方才奸过小简屁眼的兽具多少有些润滑,因此涨裂感一口气侵袭小薰那含着粪便的肛门、进而窜入因脱粪而相当炽热的括约肌,直接就充满肠壁并将里头的肠汁染上兽液的腥臭。残留於尿道的精液倏然喷向猎物的结肠口,接续着倾泻而出的是比精液更加热烫的尿水。

  「欸……骗人!」

  小薰纵然察觉异状也莫可奈何,狂泻而出的尿液正将她的直肠灌得发肿,有别於粪便的恶臭腥味跟随泻出屁眼的热尿瀰漫而起,更多的尿汁则是经由乙状结肠逆流灌向降结肠、进一步使她腹部侧面隆起。

  小薰惊恐地望着炽热地鼓起的身体,颤抖着的左手摸向那里。

  「这是……半兽人的尿尿……?小薰的身体……」

  被半兽人当成便器使用了──这般残酷的想法扭曲了她的嘴角,脑袋深陷混乱而错置的表情使她扬起了诡异的笑容。

  「小薰……变成半兽人的便器了?啊哈哈……?」

  「吼喔喔喔喔!呜喔喔喔!」

  连泄欲的资格都没有,充其量只是上厕所用的便器!

  没想到在小薰脑中扭曲再扭曲的想法,竟然会被体内的巨根加以矫正──兽根开始抽插的动作野蛮地驱散了最下等便器的概念。即使向身陷混沌的小薰垂降的是条荆棘,她宁可弄伤自己也要紧抓不放。

  用结合了生理刺激的现况来说,就是──

  「嗯呃……!呃!呃哈……哈哈……太好了──」

  ──小薰才不是尿尿用的便器哦!

  错乱中站立起来的鸡鸡随着肛门遭受的抽插动作而晃动,那根包茎肉棒纵使沾染粪便,和操着屁眼的兽根相比不知要乾净多少倍。小薰一手抚着灌满兽尿的腹部、一手摸向包茎鸡鸡,自慰产生的快感是她现在唯一能对抗疼痛的武器。
  「呼、呼、呼呃、呼呜……!屁眼好痛……可是鸡鸡好舒服!」

  被巨物摧残的后庭不多久便失控,曾经试图夹紧的括约肌已然松弛,肠内粪尿持续流出,浸湿了小薰平躺的身体。爱抚着髒臭包茎的右手并未因此停下,反而更加努力地套弄着。

  「呼!呼!小薰的鸡鸡……快要喷出来了!呼!嘶呼!呼呼……!」

  当然,半兽人不可能配合小薰暂停动作,牠的肉棒自始至终都保持同等的粗暴奸淫着小薰的肛门,现在甚至还不到刚才干翻小简所需时间的一半。於是牠继续以粗鲁的动作奸着小薰发红的屁眼,直到小薰的早泄鸡鸡朝牠腹部喷出薄弱的精液──仍未停歇。

  「啊……啊哈哈,小薰的精……嘶呜!精液牛奶……呜!呜嗯!喷出来了…
  …嘶嗯!痛!嗯!呜!嗯!嗯呵呃……!「

  仅止数秒的欢愉结束,小薰再度回到屁眼被操烫、操翻的现实,因射精而敏感的后庭疼得她不断扭动身体。一度以为失去知觉的括约肌再一次濒临极限,强烈到不管什么东西都将拉出来的脱力感把小薰弄得疲惫不堪。

  「嘶呼……!呼……啊……啊啊……嘶咕!呼、呼嗯嗯!嘶嗯……!」
  奸淫着直肠的阳具每几下就有一次深顶撞向结肠口,虽然肉棒无法弯曲进入更深处,遭到推挤的淫汁仍然不断逆流进去。淫水与兽尿在结肠内混合又漏出来,一部分伴随抽插逆流更深,一部分则是带着刺激感排往体外。

  腹部的隆起已经减弱到几乎看不出来,小薰左手仍置於其上,因为她已经虚弱到几乎无法动弹了,而插满后庭的肉棒仍然在掠夺她所剩不多的体力。

  「咕吼──!咕吼──!咕吼──!」

  此时,半兽人一改方才的抽插动作,变成每两秒一次深顶,反覆持续了十来次才重新恢复连贯的动作。看似调节刺激度以便持久的行为无法在小薰脑海构成有效的资讯,现在她就连思考都困难重重,只能运用仅存的意识接收肛奸带来的痛楚与些许快感。

  曾几何时开始,肥肿的肉棒抽插时总会刺激到小薰的前列腺,使她垂软在乾掉粪便中的鸡鸡再度流出精液。这一点点的快乐在强大的撑裂感下勉强保住她的意识,但这点帮助也快要到极限了。

  缠绕着热气的巨躯挟着臭气压到小薰身上,深绿的四肢紧密地将小薰飘出粪臭的身体包覆起来,使小薰整个人闭锁在兽臭的闷热空间中。忍耐许久的兽根进入倒数状态,开始疯狂操着被牢牢固定住的猎物。

  「咕吼!咕吼喔!」

  「呃呃……!呃……呼……!」

  「咕吼喔喔喔喔喔──!」

  「噫呜呜……!」

  随着最强烈的一次冲击,顶着结肠口的龟头喷出了浓密的精液,结肠再度被灌入热液的小薰微颤着弓起身体,却因为半兽人挡着而变成她奋力贴紧对方粗厚的绿皮。

  「呜……!啊……啊啊……」

  过量的精液自裂开的肛门边缘滋噜噜地流出,热液黏稠地滑落同时,小薰也跟着射精了。

  灌了小薰一肚子精液的半兽人心满意足地敞开四肢,凉爽的空气刚窜进小薰鼻孔内,抽出肛门的肉棒却将她的直肠扯出体外。

  「屁股……!人家的屁股……!呜……」

  脱垂外翻的肛门犹如髒臭的红花,不断流出恶臭的花蜜。小薰失神着痉挛不止。

  半兽人一脚踩在小薰肚子上、压迫她体内的精液和尿水全部倾泻出来。牠所在意的目标已非被牠玩坏的小薰,而是第三个笨蛋猎物──然而本该躺在小简附近的小蓝却已经偷偷溜走了!

  「呼……!呼……!必须赶快找人来救大家……!」

  趁着小薰被奸淫时穿好衣服溜走的小蓝往回头路狂奔,就在快到入口的时候,她总算遇到了同行的冒险者们。

  「太好了!喂,你们帮帮我……咦?」

  可是冒险者却对她摆出战斗态势!

  「没想到才刚开始探索就遇上落单的傢伙,拿她测试一下实力吧!」

  「可、可是她好像跟我们一样是冒险者……」

  「哪有往入口探索的冒险者,她一定是怪物,看那样子应该是变形怪?」
  「总之大家小心应战,攻击──!」

  冒险者队伍蜂拥而上!

  ===============================
  伪娘剑斗士战C耐C定E

  小蓝战D耐D定EVS伪娘魔法师战D耐E定E

  伪娘舞孃战D耐D定C

  ===============================
  「等一等!请听我说……呀啊!」

  小蓝试图劝说,对方剑斗士仍发动攻击!受到剑鞘撞击的小蓝脚步不稳地后退,因为恐惧而降低了耐久!

  「帅耶!第一下就命中要害!给她最后一击!」

  「收到!让我来!喝呀呀呀──!」

  咚──!

  魔法师挥舞着木杖撞向摀着肚子的小蓝,击垮了小蓝仅剩的意志!小蓝倚着墙壁垂落,漏着热尿向对方求饶……

  获得胜利的冒险者们欢呼庆祝,并围上来把小蓝扒个精光。一把锋利的长剑横在小蓝脖子前警告她别乱动,另外两人则是一个把半勃起的鸡鸡塞进她嘴里,一个正专心地将润滑液涂抹於自己的鸡鸡和小蓝的肛门上。

  「嘿嘿!你认命吧!臭变形怪!」

  我才不是变形怪──根本没能说出口的话语梗在小蓝的喉咙,嘴里那根舞孃的鸡鸡开始变大,不让她有抗辩的机会。

  啪、啪!

  轻甩於脸颊上的巴掌提醒小蓝用心吸吮,恰时另一人的准备完成,小蓝便同时吸着嘴里那根还算大的鸡鸡、并忍耐魔法师那根撑开括约肌的小鸡鸡。

  「呼啊啊……变形怪的口技也这么好,呜嘿嘿?」

  有着大鸡鸡却感觉不出持久力的舞孃一脸陶醉地喂食小蓝,吸没几口就传出即将射精的反应。

  「喂你!臭变形怪,你要把人家的精液当成宝贝唷……嘻嘻?」

  「啾噜、啾呜、啾噜噜噜……!」

  「乖、乖……啊哈,人家要射了……嗯嘿?」

  「咕噗……!」

  稍嫌稀薄的精液匆匆倾泻,肥大的鸡鸡也开始退缩,让小蓝突然觉得可以靠帮她们迅速解决来度过难关。况且那根正抽插后庭的鸡鸡也不会令她不适,整体感觉是有胜算的!

  然而才刚这么想……

  「呼──真爽真爽!把剑给我,换你上吧?」

  「OK!」

  剑斗士股间露出的灰黑臭屌震慑了小蓝好不容易鼓起的斗志!

  明明看起来是差不多年纪的少女,竟然有着堪比中年大叔的腥臭肉棒,要是连耐久力也和大人一样就没戏唱了……盯着那根包皮上有许多肉芽颗粒的深色包茎、面露惧色的小蓝再度吃了记轻巴掌。

  只见剑斗士把她的臭屌推到小蓝嘴前、伸手退下深褐色的厚实包皮,犹如腐臭精液般的臭气登时把小蓝薰到差点儿晕倒。

  「好臭……!把它拿开!」

  「你这魔物真没礼貌耶,还不快把人家鸡鸡上的髒垢舔乾净!」

  「谁要舔你的……呜咕!」

  说时迟那时快,小蓝一脸嫌弃地驳嘴之际,腐臭的龟头连着肉棒塞进了她嘴里;和成熟臭屌相衬的湿臭阴毛亦触及鼻孔,因此无论是嘴巴还是鼻腔都充满了腐臭的腥味。

  「喂,屁眼那边好了没──?人家又勃起了说?」

  「快、快好了……!呼……呼……!」

  「啊哈哈,慢慢来也没关系说,反正队长很花时间嘛?」

  「吵死了你们!喂,臭魔物,你再不吸,我就把剑戳下去啰?」

  「嗯咕──!滋噜……滋噜、滋噗、滋噗、啾噗……!」

  「呜哇,吸得真起劲耶?」

  尽管难以忍受腐臭味,帮这傢伙口交还是远比被剑刺伤好得多。既怕疼又无法摆脱这些人的小蓝只好逼自己努力取悦那颗髒兮兮的龟头,并将上头黏结成块的髒臭汙垢吃进肚子里。这根肉棒果然如同舞孃所说的很花时间,不像刚才乾净的大鸡鸡一下子便吹出来。

  由於两种鸡鸡的对比实在太强烈了,小蓝帮剑斗士的臭屌口交时根本无暇顾及后庭的侵犯。反而当舞孃的大鸡鸡取而代之开始插她时,磨蹭着前列腺的动作让她感到无比舒爽,连带着服侍臭屌的心情也没那么反感了。

  「啊哈,变形怪也会射精呢?」

  「你、你也射了吧,该换我了……」

  「等一下啦。队长,你要不要干这个小屁眼呀?很舒服哦?」

  「好啊!位置交换,GO!」

  小蓝就这么被三人轮奸到昏厥过去……

  队伍全灭!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